购买与出售

拍品详细资料

中国书画专场 [II]

Lot 664
张宗苍 
梧馆新秋

设色纸本
立轴
约4.8平尺
題識:梧館新秋。臣張宗蒼恭繪。鈐印:「張」、「宗蒼」題跋:清暉懸處淡煙光,濯濯嶤峰帶翠涼。梧館蕭閒人倚榻,好教賦句屬歐陽。辛未夏月禦題。鈐印:「乾」、「隆」、「澂觀」鑒藏印:「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八徵耄念之寶」、「愛竹學心虛」、「乾隆御覽之寶」、「淳化軒圖書珍藏寶」、「淳化軒」、「信天主人」、「乾隆鑒賞」、「乾隆宸翰」、「石渠寶笈」、「寶笈三編」、「嘉慶御覽之寶」、「宜子孫」、「三希堂精鑒璽」、「嘉慶鑒賞」、「宣統御覽之寶」

估价
Estimate on Request
成交价
HKD 49,560,000
USD 0

备注

即声即色无声色 莫问倪家狮子园张宗苍是乾隆时期重要的宫廷画家。以进献了《吴中十六景》,而入清宫廷画院供奉。乾隆对张宗苍绘画的推崇,可从清宫庋藏的张氏作品及乾隆在无数张宗苍画幅上的题诗得到证明。清宫藏张宗苍的绘画,光《石渠宝笈》着录的就至少有一百余件之多,其他未入录的当然还有不少。而内藏的张氏画上,大多有乾隆的亲笔题咏。其中有这样一首诗:『宗苍谢病南归去,着壁云烟昔偶忘。披索应教题句遍,笑予当面失冯唐。』张宗苍去世,乾隆更有诗这样说:『宗苍虽物故,画自有精神。逢着便题句,笑今始解珍。』自称在宗苍死后,才知道他画的珍贵,因此遇到他的画就题以诗跋。结果痴迷到命太监将宫内张宗苍的画作都搜集起来,甚至把补壁的『贴落』也揭下装裱并一一题诗作记。『内府所藏宗苍手迹搜题殆遍。』对张宗苍,乾隆帝有这样的评价:『从来诗画要法古,不贵形似贵得神。艺苑于今谁巨擘,中吴宗苍真其人。』『求之于今几莫俦,求之于古竟堪比。』把张宗苍称为当时首屈一指的画家,作为一代至高无上的帝王,他没有必要讨好张宗苍,说的自然是心裡话。此作亦有乾隆御题:“清晖悬处淡烟光,濯濯嶤峰带翠凉。梧馆萧闲人倚榻,好教赋句属欧阳。”据《御制诗二集》着录记载,同年还在另一幅张宗苍画作御题:“气韵经营外,雄浑秀竦中。神如非独契,人亦率能工。归岫秋云白,隔溪枫叶红,高楼延霁爽,落瀑韵岩风。照烛将谁李,拍肩应彼洪,前峰万林杪,纵目俯长空。”可见乾隆皇帝对张宗苍的喜爱。此作全卷青绿着色,所绘初秋场景山峦叠翠,树木馥郁。山石以干笔渲皴,后以焦墨积累,表现草木华兹,郁郁苍苍之貌。用笔随浓随淡,一气成之,自然精湛。卷中所绘一屋舍,屋中高士闲坐,左侧摆放书籍,右侧摆放香炉;屋外一小童伺读。高士悠然自得的模样,甚是惟妙惟肖。此高士应是乾隆皇帝的化身,而所绘书屋应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碧桐书院。画面左侧绘圆明园后湖,此时荷叶尤在,荷花却已渐渐稀少,时节由盛夏转入初秋。画家用大量留白暗示湖面水气弥漫,烟雾缭绕的情景。最左侧则是一小童泛舟的场景,为画卷带来栩栩生动的气息。圆明园又称圆明三园,它坐落在北京西郊,与颐和园毗邻,由圆明园、长春园和万春园组成,所以也叫圆明三园。此外,还有许多小园,分布在东、西、南三面,众星拱月般环绕周围。园中面积340多公顷,建筑面积达20万平方米,一百五十余景,有“万园之园”之称。清帝每到盛夏就来到这里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因此也称“夏宫”。圆明园始建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最初是康熙帝给皇四子胤禛的赐园。1722年雍正即位以后,拓展原赐园,并在园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以及内阁、六部、军机处,欲以夏季在此“避喧听政”。乾隆很是喜爱圆明园,可谓与其一起成长。从乾隆元年(1736)始,圆明园就开始大举扩建。到乾隆九年(1745),建成了「圆明园四十景」。这座园林有的模仿江南园林,有的再现古诗和绘画的意境,集天下之大美于一身。碧桐书院建于乾隆九年(1745),位于圆明园后湖东北角,是九洲景区中的一景。包含九洲清晏、镂月开云、天然图画、碧桐书院、慈云普护、上下天光、杏花春馆、坦坦荡荡、茹古涵今、长春仙馆、万方安和、山高水长、曲院风荷。这十三景色,遥相呼应,师法自然而又融于自然之中。因环境清幽,可在其中读书养性、谈古论今。碧桐书院故成为清帝读书、作画的地方。书院周围种植有大量梧桐树,故称「梧馆」。古人将梧桐喻为高洁、正直的象征,乾隆亦有诗云:「月转风回翠影翻,雨窗尤不厌清喧。即声即色无声色,莫问倪家狮子园」。此卷录有乾隆御制诗「清晖悬处淡烟光,濯濯嶤峰带翠凉。梧馆萧闲人倚榻,好教赋句属欧阳」外,各色钤印中亦以乾隆之印居多。画幅开头下方一方「爱竹学心虚」印,为碧玉螭纽,此枚印纽成于乾隆皇帝即位之前,宝亲王时所制。虽然此方碧玉玺印实物现已不存,但却可以从这五个字中体会乾隆皇帝对「竹」的情感。不仅如此,乾隆皇帝在位时期所作以竹为质地、为题材或为装饰的书画、器物及家具比比皆是,且在他准备归政后居住的甯寿宫花园中也有三友轩等多处以竹为装饰的建筑,挂有香雪室装饰画、毓庆宫通景画等,并于庭院中植竹。卷末则钤有「淳化轩」、「乾隆宸翰」及「信天主人」三印,此三印几乎多用于淳化轩的书画上,且三印同储一盒。相较于「十全老人」,「信天主人」亦是乾隆自号之一。起源于乾隆廿三年(1758)皇帝向天祈雨有应,隔年作〈开惑论〉,文中以此名号调和群议、彰显一己之睿断。乾隆规划自己将于乾隆六十年退位,越近退位之日,他越期待自己能活到乾隆六十年,因而于心态上调整为对天恩的信赖。尤其淳化轩为他规划退位后休憩的地点之一,因此「信天主人」与「淳化轩」印记并用的状况,也彰显了皇帝心态上的改变。《梧馆新秋》流传始末据《石渠宝笈》记载,〈梧馆新秋〉一直贮藏在延春阁中。延春阁位于紫禁城中的建福宫花园,建福宫花园亦称西花园(西苑),为帝后、妃嫔休憩娱乐的地方,后来皇帝也将各类珍宝玩物存放于此花园。一九二三年,末代皇帝溥仪要检查存放在建福宫花园的珍玩,但存放在这里的许多珍贵物件早已被太监偷偷拿出宫变卖。那些太监怕溥仪查出亏空责怪,便放了一把火将建福宫花园烧了,延春阁也在这场火中成为废墟。然而,细观此卷品相完好,未有祝融之迹,却是起因于皇帝自导自演的「偷盗」。溥仪以赏赐之名,将不少珍贵书画赐给弟弟溥杰,运出宫外,存到天津英租界的房子里去。凡是《石渠宝笈》中钤盖「宜子孙」、「三希堂精鉴玺」、「乾隆鉴赏」三玺者,皆被定为上等作品。《梧馆新秋》这件被历代皇帝定为私人物品的画作,亦被溥杰以蚂蚁搬家式的方法偷运出宫。同时出宫的有数卷重要书法,包括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墨迹《曹娥碑》、《二谢贴》,以及钟繇、怀素、欧阳询、宋高宗、米芾、赵孟俯、董其昌等大家各时期的代表巨作;书画卷轴方面还包含阎立本、宋徽宗、马远、夏珪等重要作品,还有张择端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总共约有一千多件手卷、二百多件立轴及册页,数百本宋版书等。清室善后委员会在点查毓庆宫的时候,发现了「赏溥杰单」,付印公布,其中指出赏溥杰的东西「皆属琳琅秘笈,缥细精品,天禄书目所载,宝籍三编所收,择其精华,大都移运宫外」。这批东西先被转运到天津,伪满国成立后,日本关东军参谋吉冈安直又把这些珍品全部运到了东北长春行宫。一九四五年,苏联向日本宣战,最后一任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同他的参谋长秦彦三郎来到了同德殿,向溥仪宣布日军退守南满洲国,并告知溥仪必须当天动身。匆忙撤离的溥仪只能挑选便于携带的贵重珠宝离开,大量的宋版书籍和《石渠宝笈》著录作品遗落在伪满皇宫内的「小白楼」。当国兵发现他们的皇帝已然远走高飞,一场荒唐的肆意抢夺便展开了。一百廿余件的书画文物被国兵们毁坏,或被抢夺变卖,成为俗称的「东北货」。此卷便是于市面上售出后,被一藏家所购,由于时局混乱,收藏者携家人移居海外,此卷便深藏数十年,幸运地远离了动荡,而安然保存。今所见之,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接收最新消息
感谢您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