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與出售

拍品詳細資料

中國書畫專場 [II]

Lot 664
張宗蒼 
梧館新秋

設色紙本
立軸
約4.8平尺
题识:梧馆新秋。臣张宗苍恭绘。钤印:「张」、「宗苍」题跋:清晖悬处淡烟光,濯濯嶤峰带翠凉。梧馆萧闲人倚榻,好教赋句属欧阳。辛未夏月御题。钤印:「乾」、「隆」、「澂观」鉴藏印:「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徵耄念之宝」、「爱竹学心虚」、「乾隆御览之宝」、「淳化轩图书珍藏宝」、「淳化轩」、「信天主人」、「乾隆鉴赏」、「乾隆宸翰」、「石渠宝笈」、「宝笈三编」、「嘉庆御览之宝」、「宜子孙」、「三希堂精鉴玺」、「嘉庆鉴赏」、「宣统御览之宝」

估價
Estimate on Request
成交價
HKD 49,560,000
USD 0

備註

即聲即色無聲色 莫問倪家獅子園張宗蒼是乾隆時期重要的宮廷畫家。以進獻了《吳中十六景》,而入清宮廷畫院供奉。乾隆對張宗蒼繪畫的推崇,可從清宮庋藏的張氏作品及乾隆在無數張宗蒼畫幅上的題詩得到證明。清宮藏張宗蒼的繪畫,光《石渠寶笈》著錄的就至少有一百餘件之多,其他未入錄的當然還有不少。而內藏的張氏畫上,大多有乾隆的親筆題詠。其中有這樣一首詩:『宗蒼謝病南歸去,著壁雲煙昔偶忘。披索應教題句遍,笑予當面失馮唐。』張宗蒼去世,乾隆更有詩這樣說:『宗蒼雖物故,畫自有精神。逢著便題句,笑今始解珍。』自稱在宗蒼死後,才知道他畫的珍貴,因此遇到他的畫就題以詩跋。結果癡迷到命太監將宮內張宗蒼的畫作都搜集起來,甚至把補壁的『貼落』也揭下裝裱並一一題詩作記。『內府所藏宗蒼手跡搜題殆遍。』對張宗蒼,乾隆帝有這樣的評價:『從來詩畫要法古,不貴形似貴得神。藝苑於今誰巨擘,中吳宗蒼真其人。』『求之於今幾莫儔,求之于古竟堪比。』把張宗蒼稱為當時首屈一指的畫家,作為一代至高無上的帝王,他沒有必要討好張宗蒼,說的自然是心裡話。此作亦有乾隆禦題:“清暉懸處淡煙光,濯濯嶤峰帶翠涼。梧館蕭閒人倚榻,好教賦句屬歐陽。”據《禦制詩二集》著錄記載,同年還在另一幅張宗蒼畫作禦題:“氣韻經營外,雄渾秀竦中。神如非獨契,人亦率能工。歸岫秋雲白,隔溪楓葉紅,高樓延霽爽,落瀑韻岩風。照燭將誰李,拍肩應彼洪,前峰萬林杪,縱目俯長空。”可見乾隆皇帝對張宗蒼的喜愛。此作全卷青綠著色,所繪初秋場景山巒疊翠,樹木馥鬱。山石以幹筆渲皴,後以焦墨積累,表現草木華茲,鬱鬱蒼蒼之貌。用筆隨濃隨淡,一氣成之,自然精湛。卷中所繪一屋舍,屋中高士閑坐,左側擺放書籍,右側擺放香爐;屋外一小童伺讀。高士悠然自得的模樣,甚是惟妙惟肖。此高士應是乾隆皇帝的化身,而所繪書屋應是圓明園四十景之一的碧桐書院。畫面左側繪圓明園後湖,此時荷葉尤在,荷花卻已漸漸稀少,時節由盛夏轉入初秋。畫家用大量留白暗示湖面水氣彌漫,煙霧繚繞的情景。最左側則是一小童泛舟的場景,為畫卷帶來栩栩生動的氣息。圓明園又稱圓明三園,它坐落在北京西郊,與頤和園毗鄰,由圓明園、長春園和萬春園組成,所以也叫圓明三園。此外,還有許多小園,分佈在東、西、南三面,眾星拱月般環繞周圍。園中面積340多公頃,建築面積達20萬平方米,一百五十余景,有“萬園之園”之稱。清帝每到盛夏就來到這裡避暑、聽政,處理軍政事務,因此也稱“夏宮”。圓明園始建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最初是康熙帝給皇四子胤禛的賜園。1722年雍正即位以後,拓展原賜園,並在園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以及內閣、六部、軍機處,欲以夏季在此“避喧聽政”。乾隆很是喜愛圓明園,可謂與其一起成長。從乾隆元年(1736)始,圓明園就開始大舉擴建。到乾隆九年(1745),建成了「圓明園四十景」。這座園林有的模仿江南園林,有的再現古詩和繪畫的意境,集天下之大美於一身。碧桐書院建於乾隆九年(1745),位於圓明園後湖東北角,是九洲景區中的一景。包含九洲清晏、鏤月開雲、天然圖畫、碧桐書院、慈雲普護、上下天光、杏花春館、坦坦蕩蕩、茹古涵今、長春仙館、萬方安和、山高水長、曲院風荷。這十三景色,遙相呼應,師法自然而又融于自然之中。因環境清幽,可在其中讀書養性、談古論今。碧桐書院故成為清帝讀書、作畫的地方。書院周圍種植有大量梧桐樹,故稱「梧館」。古人將梧桐喻為高潔、正直的象徵,乾隆亦有詩雲:「月轉風回翠影翻,雨窗尤不厭清喧。即聲即色無聲色,莫問倪家獅子園」。此卷錄有乾隆禦制詩「清暉懸處淡煙光,濯濯嶤峰帶翠涼。梧館蕭閒人倚榻,好教賦句屬歐陽」外,各色鈐印中亦以乾隆之印居多。畫幅開頭下方一方「愛竹學心虛」印,為碧玉螭紐,此枚印紐成于乾隆皇帝即位之前,寶親王時所制。雖然此方碧玉璽印實物現已不存,但卻可以從這五個字中體會乾隆皇帝對「竹」的情感。不僅如此,乾隆皇帝在位時期所作以竹為質地、為題材或為裝飾的書畫、器物及傢俱比比皆是,且在他準備歸政後居住的甯壽宮花園中也有三友軒等多處以竹為裝飾的建築,掛有香雪室裝飾畫、毓慶宮通景畫等,並於庭院中植竹。卷末則鈐有「淳化軒」、「乾隆宸翰」及「信天主人」三印,此三印幾乎多用於淳化軒的書畫上,且三印同儲一盒。相較于「十全老人」,「信天主人」亦是乾隆自號之一。起源於乾隆廿三年(1758)皇帝向天祈雨有應,隔年作〈開惑論〉,文中以此名號調和群議、彰顯一己之睿斷。乾隆規劃自己將於乾隆六十年退位,越近退位之日,他越期待自己能活到乾隆六十年,因而於心態上調整為對天恩的信賴。尤其淳化軒為他規劃退位後休憩的地點之一,因此「信天主人」與「淳化軒」印記並用的狀況,也彰顯了皇帝心態上的改變。《梧館新秋》流傳始末據《石渠寶笈》記載,〈梧館新秋〉一直貯藏在延春閣中。延春閣位於紫禁城中的建福宮花園,建福宮花園亦稱西花園(西苑),為帝后、妃嬪休憩娛樂的地方,後來皇帝也將各類珍寶玩物存放於此花園。一九二三年,末代皇帝溥儀要檢查存放在建福宮花園的珍玩,但存放在這裡的許多珍貴物件早已被太監偷偷拿出宮變賣。那些太監怕溥儀查出虧空責怪,便放了一把火將建福宮花園燒了,延春閣也在這場火中成為廢墟。然而,細觀此卷品相完好,未有祝融之跡,卻是起因于皇帝自導自演的「偷盜」。溥儀以賞賜之名,將不少珍貴書畫賜給弟弟溥傑,運出宮外,存到天津英租界的房子裡去。凡是《石渠寶笈》中鈐蓋「宜子孫」、「三希堂精鑒璽」、「乾隆鑒賞」三璽者,皆被定為上等作品。《梧館新秋》這件被歷代皇帝定為私人物品的畫作,亦被溥傑以螞蟻搬家式的方法偷運出宮。同時出宮的有數卷重要書法,包括王羲之、王獻之父子的墨蹟《曹娥碑》、《二謝貼》,以及鐘繇、懷素、歐陽詢、宋高宗、米芾、趙孟俯、董其昌等大家各時期的代表巨作;書畫卷軸方面還包含閻立本、宋徽宗、馬遠、夏珪等重要作品,還有張擇端舉世聞名的《清明上河圖》,總共約有一千多件手卷、二百多件立軸及冊頁,數百本宋版書等。清室善後委員會在點查毓慶宮的時候,發現了「賞溥傑單」,付印公佈,其中指出賞溥傑的東西「皆屬琳琅秘笈,縹細精品,天祿書目所載,寶籍三編所收,擇其精華,大都移運宮外」。這批東西先被轉運到天津,偽滿國成立後,日本關東軍參謀吉岡安直又把這些珍品全部運到了東北長春行宮。一九四五年,蘇聯向日本宣戰,最後一任關東軍司令官山田乙三同他的參謀長秦彥三郎來到了同德殿,向溥儀宣佈日軍退守南滿洲國,並告知溥儀必須當天動身。匆忙撤離的溥儀只能挑選便於攜帶的貴重珠寶離開,大量的宋版書籍和《石渠寶笈》著錄作品遺落在偽滿皇宮內的「小白樓」。當國兵發現他們的皇帝已然遠走高飛,一場荒唐的肆意搶奪便展開了。一百廿餘件的書畫文物被國兵們毀壞,或被搶奪變賣,成為俗稱的「東北貨」。此卷便是於市面上售出後,被一藏家所購,由於時局混亂,收藏者攜家人移居海外,此卷便深藏數十年,幸運地遠離了動盪,而安然保存。今所見之,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接收最新消息
感謝您的訂閱